丑肉

写文码段拍照摄影
Wechat:ZLH33319728/带备注

猎影人:

恋我癖重症患者:

开始是一个空镜头远景,眼前展开出大自然的和谐之美,阴天有点荒芜的景色逐渐消失于人们眼中。附和着李白古老的诗句,可见这座城市的悠久。

影片人物出场的部分,有点太出乎意料,导演没有用更凄惨破败的镜头,迫不及待的表现城市的覆灭,反而用洁白的婚纱与黑色的礼服将镜头填满。

洋溢着小小的幸福,这是一个简单的婚礼,新娘从养育过她的田地走过,她头顶蔚蓝的天空,流云白的像圣洁的鸽子,盘旋在头顶,她们带着希望,爱与祝福……

这是一个新生活的开始,迎接她们的却是结束。

紧接着镜头转场,不断传来嘈杂的环境音,在这里有一个长镜头的跟拍,拥挤的人群,忙乱的脚步,还有听不懂得口音。狭小的船上挤满了人,有人帮忙搬行李,被帮助的人还不忘递过去一支烟。他们脏兮兮的衣服衬着迷茫的目光,这艘船,要通往何方?

随着镜头转场,运动跟拍长镜头中出现了一条狭窄的小道,以及过往的路人,小道是美的,即使拥堵了满目愁容的人,也难以掩盖其古老沧桑的质感之美。

就像片子里干净的教堂,外面妇女骂小孩,孩子的哭声掺杂着黑白琴键弹出的调子,刺激着人们的耳廓。

此刻的主,大概也是带着信仰等待覆灭吧?

电影资料:《淹没》是2005年上映的中国纪录影片,由李一凡,鄢雨导演。 《淹没》讲述为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中国长江三峡水电站,长江三峡地区将建成世界上最大的水库。从2003年起水库开始蓄水,至2009年水库蓄水完毕,沿江的城镇、乡村、文物、自然景观不少将被淹没。因中国古代最伟大诗人李白的诗而闻名天下的奉节县也在其中。 本片忠实记录了2002年为保证三峡水库第一次蓄水成功,在水位上涨前,奉节老县城搬迁毁灭的全过程。

/Pull the Trigger

“如你所愿,杀了我吧”
贺天站定在莫关山面前,显而易见的嘲讽攀附上嘴角

“怎么?下不了手?”

“怎么可能....”
莫关山低着头,将自以为是没有破绽的笑容挂在嘴角,原本沾满血液的双手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要不要我帮你?”
那人走近的脚步声在莫关山耳边回响,如此微弱却震耳欲聋。

“别过来..”
“求你了,别过来。”
莫关山抬眸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声音不绝如缕,像数日未进一滴水的人一般低沉嘶哑。

“跟我回家。”
手中尖刀落地,与大理石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恨你”
唇瓣被咬破,混杂着屋子里腥稠的血腥味
“我也是。”

卧槽这也太美了吧

niz:

摸鱼

完全写不出来东西的日子已经持续两年了
怎么办,有梗吗给我出点主意兄弟们

心如同凝固的岩浆

再之后不会再有丝毫动静,喜欢从此变成了奢侈品而爱变成一种奢望。

生活依旧在继续,只是少了你。难受吗?也许只是不那么难受了吧。呼吸如同被火山灰充斥鼻腔顺逆填满肺部,形容不出的难受。

现在我在梦里遇见你,依旧散发耀眼的光芒,现实与感官一同消亡,所有回忆被金色钥匙锁进潘多拉魔盒。

远离吞噬后脱离出漩涡

留于2018.3.11

/开勋+灿白
/第一人称视角描写

-你知道世界的本质吗

月蚀已经开始,清蓝色月光被黑暗吞噬,鸦群四起伴随着沙哑尖利的鸣叫声传入耳内,树叶婆娑,光影界限变得模糊不定。

-听着

电话那头的交响乐声弄得人有些心烦意乱,握着手机的指尖被江边的风吹的冷到发痛,皱了皱眉向跨步迈向身后气若游丝的男人,枪支冰冷的温度触及人下颌,就算干涸的血液也遮盖不住的姣好面容让人胸腔中产生了病态的兴奋。

- 我说过什么想必你应该清楚
- 朴总

丝许呜咽从听筒传入电话那头人耳中,引得人原本魅惑的桃花眼变得警觉,嘴角毫不隐藏的笑意是胜利的另一种象征,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男人脸上,习惯性向后躲避的动作尽收眼底,舌尖略过唇角新鲜的血液被裹入嘴中,只是抬眸看了看身旁的手下,戴有白色手套宛如绅士般修长的手指轻轻一触将手机通话被调成免提模式。

- 动了我的人还妄图我不找上门?
- 当我是傻子吗?

从耳麦里就已经能想象到人发狂的模样,交响乐变得枯燥无味,面上带着的温和微笑下眼底已如冰封一般寒冷。因为信号的原因呲呲声让人声音变得更加沙哑,用纸巾擦掉脸上被吐的血水,看着被绑人倔的发狠的眼神勾了勾嘴角。

-我记得他叫
-边伯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