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肉

写文码段拍照摄影
Wechat:ZLH33319728/带备注

/Pull the Trigger

“如你所愿,杀了我吧”
贺天站定在莫关山面前,显而易见的嘲讽攀附上嘴角

“怎么?下不了手?”

“怎么可能....”
莫关山低着头,将自以为是没有破绽的笑容挂在嘴角,原本沾满血液的双手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要不要我帮你?”
那人走近的脚步声在莫关山耳边回响,如此微弱却震耳欲聋。

“别过来..”
“求你了,别过来。”
莫关山抬眸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声音不绝如缕,像数日未进一滴水的人一般低沉嘶哑。

“跟我回家。”
手中尖刀落地,与大理石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恨你”
唇瓣被咬破,混杂着屋子里腥稠的血腥味
“我也是。”

卧槽这也太美了吧

niz:

摸鱼

完全写不出来东西的日子已经持续两年了
怎么办,有梗吗给我出点主意兄弟们

心如同凝固的岩浆

再之后不会再有丝毫动静,喜欢从此变成了奢侈品而爱变成一种奢望。

生活依旧在继续,只是少了你。难受吗?也许只是不那么难受了吧。呼吸如同被火山灰充斥鼻腔顺逆填满肺部,形容不出的难受。

现在我在梦里遇见你,依旧散发耀眼的光芒,现实与感官一同消亡,所有回忆被金色钥匙锁进潘多拉魔盒。

远离吞噬后脱离出漩涡

留于2018.3.11

/开勋+灿白
/第一人称视角描写

-你知道世界的本质吗

月蚀已经开始,清蓝色月光被黑暗吞噬,鸦群四起伴随着沙哑尖利的鸣叫声传入耳内,树叶婆娑,光影界限变得模糊不定。

-听着

电话那头的交响乐声弄得人有些心烦意乱,握着手机的指尖被江边的风吹的冷到发痛,皱了皱眉向跨步迈向身后气若游丝的男人,枪支冰冷的温度触及人下颌,就算干涸的血液也遮盖不住的姣好面容让人胸腔中产生了病态的兴奋。

- 我说过什么想必你应该清楚
- 朴总

丝许呜咽从听筒传入电话那头人耳中,引得人原本魅惑的桃花眼变得警觉,嘴角毫不隐藏的笑意是胜利的另一种象征,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男人脸上,习惯性向后躲避的动作尽收眼底,舌尖略过唇角新鲜的血液被裹入嘴中,只是抬眸看了看身旁的手下,戴有白色手套宛如绅士般修长的手指轻轻一触将手机通话被调成免提模式。

- 动了我的人还妄图我不找上门?
- 当我是傻子吗?

从耳麦里就已经能想象到人发狂的模样,交响乐变得枯燥无味,面上带着的温和微笑下眼底已如冰封一般寒冷。因为信号的原因呲呲声让人声音变得更加沙哑,用纸巾擦掉脸上被吐的血水,看着被绑人倔的发狠的眼神勾了勾嘴角。

-我记得他叫
-边伯贤?

/第一人称视角
/勋白无刀片放心食用
/暧昧不清sex 18禁止观看



- 是你赖在我这做足了诱惑者的姿态。

眼神里是仅存的危险信息素,伴随着酒吧闪烁不停的昏暗灯光你看似清澈柔和的眼底却频频惹得我唇干舌燥。

游离在腰侧攀附上后颈的双手,蜻蜓点水冰凉的触感在炙热滚烫的躯体上肆意蔓延下滑。昏暗冰冷的后巷弥漫着情色之气,呼吸喷薄在耳侧。

- 如同树影摇曳般扑朔迷离。

分不清的瘙痒难耐是耳廓的喘息还是内心的不安,分不清的躁动是酒精作用下的狂热还是相互交缠的急促呼吸。
生锈的铁门打开伴随出来人随口而出的口哨声,斜眸看了看身后人看热闹的戏虐神色却被你缠上后腰的双腿勾回目光,看着你因情欲变得潮红的脸色,紧了紧抱着的力道吻上微张的薄唇,香甜气息充斥口腔。

-不满足吗

感受到蹭着腹部的热度,嘴角上扬出口的询问声都变的沙哑,你眼中弥漫着的雾气不停扭动着身体,如同发情的野兽只想寻找欢乐并沉溺其中,欲望得到抚慰让你仰着脖子发出难耐的呻吟。最后的宣泄伴随着肩膀上的刺痛,鲜血混杂着精液淫靡到了极致。灌入巷口的冷风让人从这场欲望盛宴中清醒很多,指节分明的手指从人口中退出,用口袋里的纸巾擦拭完转身却被拽住手腕。
你沉浸在情欲中的眼神盯着我,像是要把我吃透一般。存于黑暗中捕猎的欲望攀附上眼角。

-啊啊,真是个贪心的小孩